2nuuu人氣小說 亂晉我爲王-第二千七百一十八章 再回靳城(十九)讀書-y5v3m

亂晉我爲王
小說推薦亂晉我爲王乱晋我为王
靳城之内,作战指挥中心,人头传动间也是显得有些气氛迥然。当然了,这里面也有人建议出兵与羯人,甚至是与匈奴人大战一场的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样的讨论还是进行的比较激烈。
“娘的,平时还是没有看出来啊!竟然在靳城之中还有这样的热闹场面!罢了,看来人多了,就会想法多!当年只有一座大城,危机四伏之时,可以说是人人争先,人人敢战!现在蛋糕做大了,反而大家都开始畏手畏脚起来!”稍稍的扫视了一圈,靳商钰也是明白这些人的基本想法,那就是求稳,求安定,甚至是求得好的生活。
当然了,对于靳商钰来讲,属下之人有这样的想法不是什么大逆不道之举,反而是人心思稳的一种正常反应。
然而,就在众人各抒己见之时,葛风也是上前一步,对着众人缓缓的说道:“诸位,既然大家都把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表达出来了,这是好事儿,咱们有什么想法就是要说出来!其实不瞒你们,就算是老夫我也是倾向于求稳之法!但昨夜仔细想来,有些事情还不是咱们表面上看的那么简单!”
“葛老将军!您有话也可以直接说!放心,今儿就是要大胆说出来,尔后再由主公来定夺!”
“李大人说的对,老夫就是要直接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!经过昨夜的反复思考,老夫以为现下之事根本不是一个‘稳’字就能够解决的!”
“葛老将军,你是我们的骄傲,更是我们的楷模,所以还请老将军能够说的更清楚一些!”
“好好好!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,就像沿街乞讨之人,如果天天能够吃上剩饭剩菜,恐怕就是烧高香了!可当他们每天不愁吃不愁穿的时候,应该不会再考虑之前的境遇,想的是更加安逸的生活!甚至没有人会想他们是怎么从一个乞丐变成了现在的温饱之人!”虽然此刻的葛风,言语间有些粗俗,但听在众人的耳中却是少有的震撼。
毕竟对于他们来说,这个例子也是太过于贴切了。
“娘的,你个丫丫的,原来葛老哥还有这样的能耐!服,老子是服了!看来他与李大哥昨夜也是没睡好觉啊!”感受到葛风与昨天不一样的思想变化,靳商钰也是在心中喃喃自语着。
到是此刻站在一侧的李肇没有多说什么,仿佛眼前的事情,他早就明白一般。
“诸位,你们能够站在这里,说白了,就是靳军的骨干!甚至是最重要的人!所以老夫以为,现在不是从小我来看待北方之事!毕竟咱们中的一些人,格局还是小了点!”
“是啊!老将军说的有道理啊!咱们之前还真是没有考虑整个大局!只不过,咱们也不能够直接对北方用兵吧!毕竟那样做会打乱一些平衡的!”
“平衡,什么叫平衡,之前没有靳城,没有靳军之时,不也有一个平衡吗!而现在呢!说来说去,这平衡就是用来打破的!如今诸位都在这里,老夫也把话说清楚了,那就是靳军中只能够有一个声音!当然了,那个发声者就是主公!”这一回,还未等下面的人把话说完,葛风浑厚的声音已然是响彻大厅内外。
一时间,因为葛风的连续发言,也是令得整个场面出现了与之前不一样的变化。
虽然靳商钰没有开口说话,但他也明白这里面可能已然发生了一丝微妙的变化。
而作为旁观者的慕容语嫣则是神色凝重的立在一侧。之所以没有上前说点什么,一来她不是靳军中人,二来吗,她能够站在这里已然是一个奇迹了。当然了,最后一个原因,就是她不想靳商钰为难!
“咳,咳咳……诸位,你们也都把自己的想法道出来了!葛老将军也是表达了自己的看法!现在以李某人的想法,应该由主公来做出最后的决断!不管主公拿出什么样的应对之法,我等都要无条件的执行!这也是规矩!”
“我等明白!”
“明白就好!主公,你看是不是该说点什么了!”
“娘的,这还说什么啊!你们这老哥俩,一个唱黑脸,一个唱红脸!早就控制住局面了,老子还能够说什么!”一时间,就在大厅内的众人不再言语,只想听听靳某人的决断之言时,后者也是陷入到了喃喃自语之中。
“主公,你,你就不要再沉默了!毕竟此事非同小可!您还是要拿出决断的勇气!”
“谢谢李大哥,放心吧,商钰知道该怎么做!现在大多数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,那,那就请摩尔将军说说最近的北方之事吧!”
“末将得令!就在这些天里,我们先后接到数十道讯息,经过分析与梳理,末将以为,现在的拓拔鲜卑部应该是很困难的!”
“为何这样说!要知道,拓拔氏可是一支强悍的虎狼之师,他们的战斗力根本不在羯人之下!”
【领现金红包】看书即可领现金!关注微信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现金/点币等你拿!
“主公,您说的一点也不错,可从诸多的情报上来看,拓拔氏可能还面临着内部的纷争!也许这才是北方事态发生大变的真因吧!”说话间,此刻做为靳军的情报收集官,摩尔将军也是把自己得到的情报道了出来。
虽然这些情报有很多都是通过分析与推理得来的,但靳商钰明白,这样的情报,有些时候可能才是真正的情报。
听了摩尔将军的汇报,别说是靳某人,就连站于大厅中间位置上的众人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旗卷天下 独孤天狼
因为他们可能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情报,毕竟负责收集情报的摩尔将军不会随意的泄露情报。
“李大哥,葛老将军,还有诸位,你们也都听到了,现在北方的事态已然出现了大的变化!如果咱们不加干涉,恐怕最终北方拓拔鲜卑部会被羯人收拢过去!到那时,慕容鲜卑部与段部所面临的压力将空前强大!”
“商钰说的极是!可,可摩尔将军所说的也有猜测之意!若是正确了,没有问题;若是猜测错了,会不会影响到一些事情啊!”
“李大哥说的好!其实咱们现在的格局还是小了点,所以才只看到情报的对与错!反过来讲,如果咱们从大局上来看待北方之事,那就简单了,北方就是咱们的势力范围,谁要动,咱们就揍他!就这么简单!”说话间,此刻的靳商钰也是露出了一抹十分诡异的笑意。